?
  • 資訊
  • News
  • 行業資訊
  • IndustryNews
  • 為了人,造機器人 ——全國政協委員許禮進眼中的機器人與制造業

      (記者  孫萌萌 孫琳  滿達呼)蕪湖的6月,濕、熱、悶,讓人懶懶的不想動,但這顯然不會影響許禮進的節奏。作為全國政協委員、埃夫特智能裝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,許禮進一點老總的“偶像包袱”也沒有,背后汗濕了一大片也不以為意,興致勃勃地介紹起公司門口那兩“只”可愛的“小黃人”:“這是兩臺六關節搬運機器人,跟我們賣給客戶的機器人是一樣的,只是這兩個末的‘手’上‘抓’了兩塊LED屏。”這是兩臺六關節搬運機器人,跟我們賣給客戶的機器人是一樣的,只是這兩個末端的‘手’上‘抓’了兩塊LED屏。許禮進一邊飛快地說著,一邊模仿著“抓”的動作。每次說到興起,他的手都會動起來“幫忙”。似乎為了配合他的說法,兩塊屏幕拼在了一起,停頓了一秒,“小黃人”們頑皮地歪過了頭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  “讓人去享受人生”
     
      才剛跟著他從展廳來到工廠,記者們已經出了一身汗。“這是拍委員,還是拍跑男……”不知誰嘟囔了一句,話音未落,許禮進已經在一個“大家伙”面前停下了腳步。
     
      時光倒回十幾年前,許禮進還是奇瑞汽車的設備部部長,帶著工人奮斗在生產一線是他的日常工作。那時,汽車生產自動化程度不高,基本上以人工為主。在炎熱的夏天,數百工人在車間里揮汗如雨,連圓領背心都穿不住,焊接迸出的火星隨時可能灼傷皮膚。
     
      “埃夫特的使命是‘智造智能化裝備,解放人類生產力’。現在聽起來很‘高大上’,但當時這就是我們的初心:那些‘苦累臟’的活讓機器去完成,把人解放出來,讓人去享受人生、感受生活的美好。”讓人有點意外,這個理工男對生活竟有這樣詩意的展望。與國內很多制造業企業一樣,奇瑞很早就意識到自己掌握核心技術的重要性。許禮進跟很多人講過那時候的故事:自動化生產線發生故障,自己不能修,只能請國外的工程師來中國維修。正是七八月,外國人集中度假的時節,請專家來一趟難得像取經。專家從上飛機就開始算錢,按小時計費,一個小問題,公司就要花掉十幾萬。許禮進試圖與國外相關機構共同開發機器人,“但他們看不上咱們。”也是從那時候,許禮進決心研發中國自主知識產權的工業機器人。“那時候沒人看好他,大家都說,人工這么便宜,機器人那么貴,維護成本那么高,研發出來也沒人買。但他還是扛住壓力去搞。現在,所有人都看到了機器人產業的前景。”埃夫特機器人事業部總經理張帷說。
     
      2008年,埃夫特與哈爾濱工業大學合作,重載165公斤機器人“出生”,載入中國企業創新紀錄,并于2011年投入到客戶生產線上,國外機器人對中國汽車行業30多年的壟斷開始被打破了。
     
     
      “解決最迫切的需要”
     
      在測試車間,所有的機器人都被“關”在籠子里。放眼望去,一排排巨大的鐵籠,里面一個個“小黃人”在不停運動,氣派極了。“現在這些機器人還沒有‘感官’,它‘看’不到你,感覺不到你,所以在測試的時候必須要‘關’在籠子里,與人保持安全距離。如果客戶沒有特殊需求,埃夫特機器人是會噴漆成黃色,也是警示的作用。”許禮進忍不住又“科普”起來。“做機器人應該從客戶的實際需求出發,要考慮到工業機器人的應用是否真的能夠帶來安全、高效,解決客戶所需。例如:有一款機器人,‘看’到不同的工件后會自己決策,選擇最優的路徑進行作業。我們做的,就是解決最迫切的需要,圍繞客戶需求進行創新和設計。”許禮進說。
     
      清醒與務實,不僅是許禮進個人的風格,也是埃夫特立足的關鍵。埃夫特是為汽車行業提供智能制造裝備起家,發展到一定階段,尋求新的行業突破口是必然。正在這個時候,一次出差為埃夫特打開了窗口。
     
      原來,許禮進坐火車的時候碰到一位衛浴行業的經營者,他說起了自己作為企業主的困境:那時候的老板相當不好干,人工成本增加,高污染、苦累臟的活沒人來干。火車上的閑聊,讓許禮進敏銳地想到,衛浴行業的許多工種,工作環境惡劣,工傷、職業病風險大,企業為之付出的成本自然高昂,是工業機器人的一個新市場。更難得的是,由于制造業轉移,衛浴行業機器人自動化國外并沒有涉及,是個空白地帶,這樣埃夫特與國外的所有企業都站在同一個起跑線上。
     
      “制造業機器人,要經歷差異化、自主化、模塊化、標準化最終規模化這幾個階段。國外一些競爭對手在一些行業占據了壟斷地位,我們跟他們競爭不過,因此必須首先在差異化上作文章。有了自己有優勢的細分行業之后,就需要把核心零件掌握在自己手上,進而把整個系統模塊化,然后形成標準化,最終逐步達到硬件標準化、軟件個性化。”
     
      “中國是個制造業大國,制造業是中國的立國之本、強國之基。中國制造門類最齊全,種類最多。未來,埃夫特會繼續抓住制造業迫切的需要,貼近用戶的需求,每個行業每個行業地去攻關,解決行業所出現的問題,促進行業實現智能化發展,提升行業能力,真正為行業服務。”說起埃夫特的未來,許禮進連說了一大串。
     
     
      “用人制造機器人”
     
      “機器人產業鏈很長、核心技術含量很高,做起來難度也很大。但中國制造業發展,未來肯定是要靠智能制造,不能再靠低廉的勞動力去支撐,未來機器人的需求量將越來越大。我們能看到,這幾年機器人的需求量一直在快速增長。機器人產業推動了中國制造業向高端化、智能化、綠色化方向發展,我認為,這也是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關鍵。”談起中國制造業的未來,許禮進有著清晰的認識。
     
     
      在許禮進看來,中國制造業高質量發展要體現在兩個方面:一是本身產品要高質量發展,即滿足市場、客戶的需求。“中國的制造業一路走來,經歷了民眾物質匱乏的時代,那個時候,只要‘有’,就不愁‘賣’。隨著客戶的需求發生變化,產品也要根據用戶的需求上個臺階了。以前我們有個馬桶就行了,現在不光需要馬桶,還要智能化馬桶。低端的、粗制濫造的東西沒有市場,客戶也不會接受了。”
     
      第二,就是制造業本身的制造能力要高水平發展。許禮進說,制造業的幾大要素“人機料法環”都在不斷發生著變化。人力成本在上升,機械成本在不斷下降,原材料和制造工藝日新月異,對環境保護的要求也不斷提升。這都需要制造業提升自己的制造能力去適應不斷變化的要素。
     
      高質量怎么實現?
     
      “制造業的高質量發展,必定要靠科技的支撐,而科技,離不開人才。我認為,人才培養,是目前制造業最迫切的需求。”許禮進邊說邊走。 多年的一線工作與企業實踐,讓他有切身的體會,目前,除了缺乏研究型人才之外,我國優秀的技術工人正面臨巨大的缺口。“德國、日本這樣的國家,對孩子的培養講究‘因材施教’,如果小孩智商高,那么可以送他去進行科學研究,如果他動手能力很強,那么家長會認為未來當個優秀的技術工人也沒什么不好。在收入、社會地位上,不同的工種也不會有什么很大的差異。這是我們的社會特別需要的一個共識。什么是人才?我們當然需要科學家,但只有科學家才是人才嗎?我們需要重新樹立這樣的觀念,只要在自己的崗位上孜孜不倦地工作,在自己的崗位上發揮出工匠精神,無論什么崗位的優秀勞動者,都是人才!”
     
      說到這,許禮進也熱情洋溢地沖剛剛參加完高考的年輕學生們喊話:“制造業就一個很苦、很累的行業,但是我還是想呼吁年輕人,中國的未來還是要靠制造業,高端制造業與制造業的高端化未來一定會改變國家的現狀,為中國創造更大的發展空間。建議大家好好學習,并且將來能多投入實體經濟、科技研發中,提升國家的科技水平、助力制造業高質量發展。”        作者:孫萌萌 孫琳 滿達呼
    聲明:凡資訊來源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的信息,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,并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,也不代表本網站對其真實性負責。您若對該文章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,請立即與中國機器人網(www.iftxvm.tw)聯系,本網站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。
    電話:021-39553798-8007

    相關閱讀 :

    [打印文本] [ ]
    ?
    全部評論(0
    ?
    TOP Bookmark
    小马哥3D294期预测号码多少呢